SD冠军锦标赛|美国藤校演讲与辩论赛中国选拔赛

SDcamps•演辩营全国英语演讲与辩论赛

男人外柔内刚职场难混

倾诉男主角:黔杰(化名),45岁,待业

黔杰的邮件读了让我有些心酸,他说:“我是一名经历坎坷的中年男子,……曾毕业于全国著名高校,如今却已失业近一年。现在我身心疲惫,日子过得窝囊艰辛无奈,内心痛苦之极,已经不知该怎么办。”到了约定的日子,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位有着白净的脸、整洁的外表、架一副银丝边眼镜的中年人,有点像一名公务员,至少从外表看,黔杰并没有显得太落魄。

“铁饭碗”让我憋屈

我在内地出生,父母是最早一批支援内地的上海职工。出生后,我就被送回了上海,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爷爷奶奶家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我小时候,基本上是由当时才十几岁的小姑姑带大的。到了读书的年纪,爸爸妈妈才把我接回他们身边,那时,他们已经为我添了一个弟弟。或许因为从小不是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彼此一直不太亲,父母也明显更偏爱弟弟。所幸,我的成绩从小到大一直很不错,终于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的热门专业。

1986年大学毕业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被分配到了上海一家著名的大型国企,圆了老人想我回上海的梦,也捧到了一个当时人人羡慕的“铁饭碗”。当时,我意气风发,觉得前途一片光明。

进了国企后,发现许多人表面好像很看重大学生,但实际上却又都防着你,尤其是一些没什么学历的老一辈。所以,我总觉得在里面做得缩手缩脚。这么混了5年,突然有个机会可以调动到一个官办的集团公司,虽然要由财务转为人事,但一来我为了换个环境,二来对人力资源这块也挺有兴趣,于是毫不犹豫地就过去了。

等我过去后才发现,其实那里并不见得比原来单位好多少。虽然是个新成立的公司,但领导却是几个地方派过来的,各有各的亲信和思路。我这个人做事比较讲原则,不喜欢那种任人唯亲、上有原则下有对策的做法,所以,没过两年,我就成了众矢之的。于是在工作中,虽然没有人明显给我穿小鞋,但总觉得开展得不顺,心里很憋屈。

冲动之下,我辞职了

那时,我已是而立之年,工作上的不顺,让我终于有了心思考虑个人问题。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个正在念书的女大学生。她温柔、有想法、偶尔有些俏皮,但又不会太作,总之,完全符合我心中理想的伴侣形象。那段时间,我每天下班就往她学校赶,陪她一起吃个饭、散散步,周末一起看电影、逛逛街,我第一次感到爱情原来这么美好。

然而时间一长,我却感到有些不对劲。比如,原本我觉得她对我很温柔,可后来发现这其实是种无所谓;再比如,她不会主动联系我,都是我每天迫不及待地想见她;……渐渐地,我感到了,虽然我对这段感情很投入,可她却并非如此。不对等的感情,让我徒生挫折和彷徨,心底的那点傲气终于让我决定放弃。

此后,也有人介绍女孩子给我认识。其中有一个上海女孩子在某家著名跨国公司工作。她对我很不错,也不在乎我的经济条件不如她,唯一的缺点就是比较作、脾气大。可惜我那时因为自己工作上的不顺,心里很烦躁,所以每次她一作,我就不耐烦;而我一不耐烦,她就与我争吵、冷战。于是时间一长,彼此都觉得很疲惫,终于还是分开了。

这次失恋,连带着我对上海女孩子也有了偏见,总觉得她们都比较挑剔。于是,我后来就对别人说,我想找外地女孩子。因为我那时觉得,外地女孩子应该更吃得起苦、更懂事些。可没想到,见了几个,发现比上海女孩子更难伺候。或许她们都吃过苦,所以对男方的经济条件看得格外重,而且功利心和目的性很强,往往没见几次,就开口询问:收入多少?有没有房?有没有车?……这种像买菜一样的相亲,让我倒足了胃口。

工作上的不顺,感情上的缺失,终于导致我书生意气发作,做出了一个如今让自己后悔不已的决定―――1997年,我辞职了。没想到从此以后,我的生活就始终处于动荡之中。

听到黔杰以“动荡”来形容过去的十年,我有些吃惊。他解释说:“你听了我的经历就能理解了。”

(实习编辑:朱燕梅)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