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冠军锦标赛|美国藤校演讲与辩论赛中国选拔赛

SDcamps•演辩营全国英语演讲与辩论赛

卡梅隆:疯狂的“卡神”,精彩的梦想

美国时间2010年1月17日,素有“奥斯卡风向标”之称的第67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颁奖典礼在洛杉矶举行。由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电影《阿凡达》毫无悬念地摘得最佳影片的桂冠,詹姆斯·卡梅隆也凭借该片赢得最佳导演奖。

从《异形》到《终结者》,从《真实的谎言》到《泰坦尼克号》,詹姆斯·卡梅隆的每一部制作,带给大家的都是无比的震撼。甚至可以说,中国人理解“大片”的概念,就是从1995年引进《真实的谎言》开始的。而他的很多拍摄手法。也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不少中国导演。尤其是卡梅隆的史诗般的巨作《阿凡达》,再一次被世人瞩目,面对这一切,卡梅隆表示,他只是一个追梦人,只是用最尖端的技术追逐年少时头脑中便存在的梦想。

逃离校园,成为电影人

很多人都喜欢提及卡梅隆曾是卡车司机的经历,这显示出他其实挺平凡,不是一出生就是让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天才怪胎。但是他那时,会不会总是抱怨油门“不给劲”?因为他是一个那么喜欢冲向前方的人,大嗓门咆哮着,尖锐的脸像个不可挡的利器,就算当上了电影导演,他也还是喜欢这一套,突然地一加速,电影史就甩在了身后。现在,尽管他已经被奉为“卡神”,但他其实也还是人世间的一位凡夫俗子。

1954年8月16日,詹姆斯·卡梅隆出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是电气工程师,母亲是艺术家,这似乎注定他一生下来就具有工程和艺术两方面的才华。少年时的詹姆斯·卡梅隆曾和母亲学习过多年的绘画,并在家乡举办过画展,14岁时,他看到大师斯坦利·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在电影院里连续看了十遍之多,从此在他心灵中萌发了制作电影的愿望,他开始用父亲的8毫米摄影机拍摄一些简陋的影片。

中学毕业以后,詹姆斯·卡梅隆被一所大学的物理系录取,但他很快就对大学的课程感到失望。跑出校园闯荡社会。他干过机械修理工,给别人开过大卡车。1977年,看了乔治·卢卡斯的经典科幻影片《星球大战》后,詹姆斯·卡梅隆激动地意识到这就是他想要创造的东西并确立了自己的人生方向,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他开始到处寻找机会成为电影人。

他的才华很快就得到了好莱坞制片人罗杰·卡曼的赏识,从罗杰·卡曼那里他得到了人生第一份电影方面的工作——为卡曼工作室1980年的影片《星空大战》制作特技模型,第二年他就升职为这个工作室的另一部影片《恐怖星系》的第二小组导演和电影制作设计师。因此,在詹姆斯·卡梅隆的电影里,卓越的特技制作不但总是创造出令人目瞪口呆、热血沸腾的视觉效果,而且能够和情节自然地融为一体,丝毫没有生硬和炫耀的感觉。自此,卡梅隆成为了电影圈中一个极富艺术家气质的科技工作者。“3D只是令我顺手的工具而已”

尽管这些年来卡梅隆埋头于各种机器零件,但他显然不想被封为“技术派”,他甚至希望人们忘记这些。接受采访时,他刚刚说出几个专业词语,诸如“3D虚拟影像撷取摄影系统”、“表情捕捉”之后,便自觉其枯燥而连连道歉:“我希望人们遗忘技术,就像你在电影院看到的不是银幕而是影像一样,一切技术的目的都是让它本身消失不见。3D不是《阿凡达》的一切,3D就是想让银幕消失得更加彻底,让生活在三维空间里的人们也能够在电影院里回归到三维的立体感当中,把沉迷于电脑、电视的观众拽到电影院去。”

卡梅隆也提醒电影导演不要陷入技术的误区,他说没有故事,就没有呈现,技术不神秘,不要让它控制自己。因此,与“科幻巨作”这个头衔相比,卡梅隆宁可让《阿凡达》被称为爱情片。

“如果你现在再去拍《泰坦尼克号》,会有什么不同吗?”卡梅隆舒了口气:“我肯定不会再造一座750英尺长的船模了,只要在大的计算机成像片场里造一座小一点的就够用了。我也不会为了等一个完美的日落场景花上七天时间,我们现在可以在绿幕前随心所欲地做出世界上最好看的落日。”

“你吓不倒我因为我是在为卡梅隆工作”

1981年,卡梅隆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食人鱼2:繁殖》,不过这次拍摄并不愉快,他在片场更像是杂役。片方对这个年轻导演极为轻视,甚至不让他参与剪辑,气愤的卡梅隆用一张信用卡撬开了工作室的门,设法学会了使用意大利的剪辑机,用几个星期剪辑了整部片子。卡梅隆从此下决心不再为任何人卖命,一定要制作自己的电影。

也许是对电影过多苛刻的要求,詹姆新·卡梅隆总想把自己的电影表现得趋于完美,这就使得他在片场获得了苛求、专横的“暴君”称号,就连当年拍摄《泰坦尼克号》的男主角里奥那多·迪卡普力奥都多次声称自己快要受不了了:“他简直就是一个魔鬼,为了一个有可能会通不过审查的镜头,我们就要泡在海水里一整天。”

卡梅隆曾在工作室夺过特效师的笔,亲自绘制道具手稿。他曾威胁《泰坦尼克号》的制片人,要是不让他按他的预算和想法拍某场戏就立即自杀;在拍摄《深渊》时,卡梅隆让女主演一直待在水下,以至于差点把她活活淹死,而男主角——硬汉子艾德·哈里斯由于无法忍受卡梅隆带来的压力,在回家的路上曾忍不住失声痛哭。

但是,也有跟卡梅隆合作过的演员对他追求完美的性格表示赞赏的。“像‘不行’、‘不可能’,‘办不到’这样的字眼,对卡梅隆来说,都是借口。这么多年的从业经历、外界的质疑都是成就他今日电影帝国的基础。”与卡梅隆有多年交情的演员比尔·帕克斯顿说。好莱坞老牌女星西格妮·韦弗则如此评价卡梅隆:“在拍片时,他的确希望拿我们的生命和肢体去冒险,但他也毫不介意拿自己的去冒险。”

还有一些人为卡梅隆的才华所倾倒,追随他多年,成为其固定合作伙伴。他们甚至敢于在T恤上印上这样的话:“你吓不倒我,因为我是在为卡梅隆工作。”

卡梅隆拍《泰坦尼克号》的想法曾让不少人等着看热闹,拍摄过程中难以想象的种种困难,使他到了崩溃的边缘,但他仍然坚持,并且喊出了“‘泰坦尼克号’可沉,《泰坦尼克号》不可沉!”影片终于票房和奥斯卡奖双双大丰收,颁奖晚会上,卡梅隆近乎疯狂地举起小金人,大声说出片中的著名台词:“我是世界之王!”卡梅隆也由此被影迷封为“卡神”。

花钱如流水,挣钱如水流

在好莱坞同行看来,卡梅隆是一个偏执狂和烧钱的机器。1991年,他拍摄《终结者2》,向自己的制片人前妻吉尔·安妮·赫德开出了一亿美元的预算,该片也是当时最贵的一部影片。当然,和两人前一次合作《终结者1》联手创造了票房奇迹一样,当时已经离婚的赫德选择了给前夫加注,最终全球5。2亿美元的票房成绩让投资商大赚特赚,也让詹姆斯·卡梅隆的烧钱之旅一发不可收拾:1994年,他拍《真实的谎言》花掉了1。15亿,挣进3。79亿票房,1997年。他放手大干,《泰坦尼克号》是他继《终结者2》后再次打造的当时史上最贵电影——2亿预算。

这一次《阿凡达》,又是电影史上最贵的,5亿美金(3。5亿美金制作费用。1。5亿宣传发行费用)的预算是卡梅隆第三度向自己创造的奢侈纪录发起挑战。

当他把这个项目提给福克斯公司时,福克斯公司的管理人员直接将项目计划书报呈了母公司新闻集团,新闻集团主席娱乐大鳄默多克这次也皱眉了,这个风险实在吃不消啊。一旦票房失利,福克斯还能不关门大吉?对整个业界。也将是一次大灾难。于是他想到了借助外力,分散风险的办法,找来了众多互联网风险投资商,人人分一杯羹汤……

最令人佩服的是,为了打造这个世界,科幻迷卡梅隆用了10多年时间酝酿。拍电影之前,他甚至先写就了一本350页厚的潘多拉百科全书,计算了假想中的潘多拉星球的大气密度和重力,从而推估出星球上可能会出现的物种形态。据卡梅隆所讲,光找《阿凡达》中动植物、人物角色等素材模型,就花了两年时间。

在谈到这部影片票房如果失败将会否使他的职业生涯过早结束时,卡梅隆把它当成了一则笑话一笔带过,甚至狂妄地说:“不去冒险才是最危险的事情。”而至于自己的拍片烧钱风格,卡梅隆表示,“砸金”不是因为他承袭了“好莱坞模式”。他说他就是喜欢用梦幻般的效果引发观众的共鸣,而且,“这个过程是建立在我的思索、我对世界的理解之上的,花钱用好技术拍一个好创意是值得的,花得越多,给观众带来的乐趣和视觉享受就越大。如果你的梦足够精彩,那这绝对是一笔好买卖。”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