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冠军锦标赛|美国藤校演讲与辩论赛中国选拔赛

SDcamps•演辩营全国英语演讲与辩论赛

口才训练之主持人口才训练技巧

当今社会中,主持人是广播电视连接听众观众最直接、最能沟通情感的桥梁,是广播电视节目最积极、最能传情达意的主导人物,从某种意义上说,主持人个人形象是否有魅力,直接影响着广播电视节目、频道是否有魅力,然而口才是主持人需要掌握的最基本的素质,拥有一副好的口才才能在主持节目中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近年来,老百姓对听广播看电视的要求越来越高,对节目主持人个人的素质要求也越来越高,那么,如何打造有影响、有魅力的主持人呢?

一、化异乱同,组合错位甲乙两种事物性质原本不同,却因某一相似交际之处而混为一谈,那么,在本该用甲的地方而用上了乙,这种错位组合势必导致荒诞不经。

故意交际化异乱同,组合错位,这是幽默“创作者”的惯用技法。

生拉硬扯。

两个事物原本风马牛不相及,偏要搜出一星半点的皮相相似,肆意穿凿为有内在联系。一次婚礼上,人们一定要新郎回答为什么爱上了新娘,他说:“我不知道,这可能铸成大错。

当初我只是爱上了她的酒涡,因为我贪杯,可我现在要同她整个人结婚了。”酒涡交际跟贪杯本来毫无瓜葛,新郎却硬借“酒涡”的“酒”字跟贪杯即“嗜酒”的“酒”字相似来建立起因果关系,从逻辑上讲,无疑是荒唐之至的;但这种极其得体的幽默既绕开了大讲恋爱史的诸多不便,又博得了来交际宾们的哄堂大笑,增添了婚礼的喜庆气氛,这真是“不经”中自有“经”在。

处事僵化。

世间万物都处于相互联系之中,一切均随时间、地点、条件的改变而改变,同样的话语在不同的场合会有不同的含义,在此时此地行之有效的做法原封不动地用于彼时彼地难免碰壁。但如果有意为之,效果则是奇妙的。有位老太太坐在警察局里全神贯注地读一本书,浑身战栗着。有人问她出了什么事,她笑笑说:“没有什么,我一个人在家看这本鬼故事,怕得要命,所以到这里来,有警察保护。”在警察局固然有安全感,但这仅仅适用于免遭人身伤害,这位老太太读鬼故事而异常害怕则属于一种心理感受,她到警察局来寻求保护解除害怕,无疑是驴唇不对马嘴。这不是不分场合、对象,处事僵化酿成的幽默吗?充满情趣,又蕴含智慧。

语意挪移。

在具体的交际活动中,语言的能指和所指有时候很不一致,但角色一般均能正确理解,彼此配合也十分默契。这时,如果一方有意地无视语言特定所指,就会造成语意的挪移,交际活动亦随之产生另一种效果。村里有位老人过九十九岁生日,人们前来祝贺。村长高兴地向老人道喜:“老寿伯,衷心地祝贺你。我希望能给你庆贺百岁大寿。”老人很仔细地打量了村长一番,然后说:“为什么不能呀?你身体好像很结实。”村长所说的“我希望能给你庆贺百岁大寿”分明是预祝老人能活百岁的意思,而老人却故意理解成“村长希望自己能再活一年”。经过老人的语意挪移,话语中无疑增添了情趣和智慧。

二、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在感知和思维过程中,我们常常会因为主要路径特别明显而滑过另一条可供选择的路径。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方法正是钻了这种“注意滑过”的空子。

具体方法有以下几种:

目标相左。

心理学表明,即便是对同一事物,由于注意目标的不同,感知的结果也必有差异。比如,有人向邻居提出:“请你把唱机借给我一个晚上好吗?”“当然可以,你要欣赏音乐吗?”“不,”他回答说,“今晚我要安安稳稳地睡一觉。”唱机可放音乐,这在我们的经验中已经形成了稳定的联系,所以一见有人要借唱机,就条件反射似地联想到他要听音乐,而邻居的发问更加强化了我们的这一注意定向。结果呢,竟是为了安静睡觉!这种情趣的产生不就是源于注意目标相左吗?

夸饰逾度。

抽取对象特征是感知或思维的重要一步。如果特征如实呈现,自无意外可言;若扭曲反应,便有新奇趣味之感。因此,对事物的特征作极度夸饰亦为情趣追求意外的方法之一。有人这样向医生叙述自己双耳被烫的经过:“我正在烫熨斗时,电话铃响了,我一不留神,错把熨斗当话筒去贴在左耳上了……当时我急于叫救护车,打电话时又把熨斗当话筒去贴在右耳上了。”你看,将熨斗当作话筒,烫了一次不算,还要再来一次,岂不滑天下之大稽!然而,我们在笑过之后又会觉得:这不是对粗枝大叶的绝妙讽刺吗?这样说话不是智慧的表现吗?

反应乖张。

感知或思维的最后一步是对照记忆经验作出反应,而这反应又总是或隐或显地受着种种既定规范的支配。如果反应悖于常情,就会使人觉得意外。登山时,导游提醒游客:“当心了,这儿很容易跌跤,一摔就会掉到万丈深沟里去,不过……”他继续平静地说,“如果你真的跌跤了,下落的时候不要忘了朝右边看,你会欣赏到在这儿看不到的景色。”导游临末所补的几句实在有趣,给人以轻松感。

三、话中有话,弦外有音说话时本义分明在彼,却偏偏言此,由于其间的某种伴生关系或特定关联,让人由此而悟到彼,这就平添了一层曲折,因而显得含蓄幽默。幽默中的婉曲形式常见的有:

反义正说。

对于“你和你的丈夫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这个问题,有人这样回答:“我们俩都是在同一天结婚的。”乍一看,我们会奇怪:结婚原是夫妻双方共同的行为,而回答者竟一本正经地将它作为他们夫妻之间的共同点,这不是等于什么也没有讲的大废话?可再一想,不对了,这是在讲他们夫妻在理想、爱好、个性等方面毫无共同点哩。你看,这不是在智慧中又体现出情趣的妙语吗?

指桑骂槐。

一个用膳者用手捏着一条鱼的尾巴,把它从盘子里提起来,冲食堂负责人喊道:“喂,你过来问问这条鱼吧,它的肉上哪儿去啦!”另一位买香酥鸡的,发现没有鸡腿,也叫了起来:“上帝呀!这只鸡没有腿!它怎么跑到我这儿来了呢?”不难设想,在场的用膳者初听时难免一愣:这两位怎么想起要煮熟了的鱼和鸡来回答问题呢?这时,在食堂用膳常遭克扣的经验会使他们马上明白过来,并报以赞赏的笑声。反过来如果这两个人直来直去提出质量问题,还谈什么话语中的情趣和智慧呢?

四、将计就计,倒赚入彀此法同样可以使话语充满情趣和智慧,它多用于角色交锋之中。

可分为言辞推演和做法仿效两种。

言辞推演。

当一方出语带刺,甚至公然辱骂时,另一方并不正面反击,而是将对方所说巧加推演引申,在不动声色中倒赚对方入彀。阿凡提害眼病,看不见东西。国王偏要叫他来看这个看那个,还取笑他道:“你不论看什么,都把一件东西看成两件,是吗?你本来只有一头毛驴,现在可有两头了,阔起来了,哈哈!”“真是这样,陛下!”阿凡提说,“比如我现在看你,就有四条腿,跟我的毛驴一模一样!”国王幸灾乐祸于阿凡提害眼病,出语可谓极尽刻薄之能事。对此阿凡提非但没有大光其火,反而表示赞同,原来阿凡提不过是以国王戏弄他的言辞为前提作了一番推演引申,就把对方射来的箭掷还给了对方,而且对方还丝毫腾挪不得。这等谈话机锋能不叫人击节赞叹吗?

做法仿效。

一方的做法不当引起另一方的不满,但另一方并不立即诉诸言辞,而是按照对方的行事逻辑,故意制造一种情境,诱使对方堕入彀中,当他发出责难时,另一方则摊出底牌,这种方法同样可以使话语充满情趣和智慧。比如,某工人下班后在当地酒馆泡到十点多钟才回家。还坐在桌旁等他的妻子毫不盘问责备,反而殷勤劝饭劝酒。

他早已酒醉饭饱,自然不想再吃,便去睡觉。凌晨三点半,闹钟大作,他匆匆起床,开灯一看钟面,不禁大为光火。其妻心平气和地说:“要是你下班后要四小时返回家中,我想上班也需要同样的时间:我不希望你迟到。”不言而喻,妻子对于丈夫迟归的底里是了然的,但她偏不挑明,而是设法让他尝尝凌晨起床的滋味以示惩罚。面对这种“请君入瓮”的妙招,丈夫在摇头苦笑的同时,也会佩服妻子的滑稽多智。

主持人虽然和记者一样,采访对象无所不至,上至政界要员,下至平民百姓,男女老少、各行各业的人都可能成为被采访者,但与记者不同的是,主持人是广播电视与听众、观众的直接联系者、代言人,既要表现节目宗旨,又要传达百姓的心声。

这样的角色决定了主持人无论对什么样的采访对象都要不卑不亢,既不能仰而望之,也不能俯而视之。所以,“主持人必须要有以人为本的思想,无论面对什么样的采访嘉宾,都应该是平等的态度。”而在对待观众方面,主持人在节目中要始终想着观众对节目和自己的需求。作为一个主持人,生活中他可以是率性的,但在节目中,一定要有对观众的自觉意识,要经常去想自己怎么适应观众对节目的需求。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