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冠军锦标赛|美国藤校演讲与辩论赛中国选拔赛

SDcamps•演辩营全国英语演讲与辩论赛

诗经:韩奕原文 翻译 赏析

《诗经:韩奕》

奕奕梁山,维禹甸之,

有倬其道。

韩侯受命,王亲命之:

缵戎祖考,无废朕命。

夙夜匪解,虔共尔位,

朕命不易。

粲不庭方,以佐戎辟。

四牡奕奕,孔修且张。

韩侯入觐,以其介圭,

入觐于王。

王锡韩侯,淑旗绥章,

簟茀错衡,玄衮赤舄,

钩膺镂锡,郭鞃浅幭,

鞗革金厄。

韩侯出祖,出宿于屠。

显父饯之,清酒百壶。

其殽维何?炰鳖鲜鱼。

其蔌维何?维笋及蒲。

其赠维何?乘马路车。

笾豆有且。侯氏燕胥。

韩侯取妻,汾王之甥,

蹶父之子。

韩侯迎止,于蹶之里。

百两彭彭,八鸾锵锵,

不显其光。

诸娣从之,祁祁如云。

韩侯顾之,烂其盈门。

蹶父孔武,靡国不到。

为韩姞相攸,莫如韩乐。

孔乐韩土,川泽訏訏,

鲂鱮甫甫,麀鹿噳噳,

有熊有罴,有猫有虎。

庆既令居,韩姞燕誉。

溥彼韩城,燕师所完。

以先祖受命,因时百蛮。

王锡韩侯,其追其貊。

奄受北国,因以其伯。

实墉实壑,实亩实藉。

献其貔皮,赤豹黄罴。

注释:

奕奕:高大貌。梁山:宣王时韩国境内山名。所在地诸说不一。郑笺据《汉书-地理志》谓“粱山在夏阳西北”;马瑞辰《毛传笺通释》引《潜夫论》谓:“昔周宣王亦有韩城,其国也近燕,故《诗》曰‘溥彼韩城,燕师所完”’,又引王肃云:“涿郡方城县有韩侯城”,又引《水经注》云:“方城今为顺天府固安县,在府西南百二十里。”按《大清一统志》:“韩城在固安县西南;《县志》今名韩侯营,在县东南十八里。”细审诗义,今人多从此说。据现行政区划,当在北京市通县之西,固安县之东北。

2

译文:

巍巍梁山多高峻,大禹曾经治理它,

交通大道开辟成。

韩侯来京受册命,周王亲自来宣布:

继承你的先祖业,切莫辜负委重任。

日日夜夜不懈怠,在职恭虔又谨慎,

册命自然不变更。

整治不朝诸方国,辅佐君王显才能。

四匹公马高又壮,体态雄壮又修长。

韩侯入朝拜天子,手持介圭到殿堂,

恭行觐礼拜周王。

周王赏赐给韩侯,交龙日月旗漂亮;

竹篷车子雕纹章,黑色龙袍红色鞋,

马饰繁缨金铃装;

车轼蒙皮是虎皮,辔头挽具闪金光。

韩侯祖祭出发行,首先住宿在杜陵。

显父设宴来饯行,备酒百壶甜又清。

用的酒肴是什么?炖鳖蒸鱼味鲜新。

用的蔬菜是什么?嫩笋嫩蒲香喷喷。

赠的礼物是什么?四马大车好威风。

盘盘碗碗摆满桌,侯爷吃得喜盈盈。

韩侯娶妻办喜事,大王外甥作新娘,

蹶父长女嫁新郎。

韩侯出发去迎亲,来到蹶地的里巷。

百辆车队闹攘攘,串串銮铃响叮当,

婚礼显耀好荣光。

众多姑娘作陪嫁,犹如云霞铺天上。

韩侯行过曲顾礼,满门光彩真辉煌。

蹶父强健很勇武,足迹踏遍万方土。

他为女儿找婆家,找到韩国最心舒。

身在韩地很快乐,川泽遍布水源足。

鳊鱼鲢鱼肥又大,母鹿小鹿聚一处。

有熊有罴在山林,还有山猫与猛虎。

喜庆有个好地方,韩姞心里好欢愉。

扩建韩城高又大,燕国征役来筑成。

依循先祖所受命,管辖所有蛮夷人。

王对韩侯加赏赐,追族貊族听号令。

北方各国都管辖,作为诸侯的首领。

筑起城墙挖壕沟,划分田亩税章定;

珍贵貔皮作贡献,赤豹黄罴也送京。

赏析:

觐见

北伐玁狁以御外侮;迁申侯于谢邑镇守南方要冲,派仲山甫督修齐城扞卫东方,封韩侯扩建韩城加强北方防务,一时号称“中兴”。此诗所记述的韩侯受封入觐,是宣王时代重要的政治活动。

全诗六章,章十二句,为整齐的四言体,每章内容各有重点,按人物的活动依次叙说,脉络连贯,层次清楚。

首章从大禹开通九州,韩城有大道直通京师起笔,表明北方本属王朝疆域。通过周王亲自宣布册命和册命的内容,说明受封的韩侯应担负的重要政治任务以及周王所寄予的重大期望;任务和期望的根本之点,是作为王朝的屏障安定北方。

颜色

第三章叙说韩侯离京时由朝廷卿士饯行的盛况。出行祖祭是礼制,大臣衔命出京,例由朝廷派卿士在郊外饯行,这也是礼制。祖祭后出行,祭礼用清酒,所以饯行也“清酒百壶”,这仍是礼制。一切依礼制进行,又极尽宴席之丰盛。这些描写继续反映韩侯政治地位的重要及其享受的尊荣。

第四章叙说韩侯迎亲。这一章铺陈女方高贵的出身家世和富贵繁华的迎亲场面,烘托出热烈的喜庆气氛,再现了贵族婚礼的铺张场景和风习,也表现了主人公的荣贵显耀。

第五章重点叙说韩国土地富庶,河流湖泊密布,盛产水产品和珍贵毛皮。这些叙说从蹶父选婿引起,以韩姞满意作结,虽然叙说重点转移,却与上章紧紧钩连,不显突兀,收过渡自然之妙。

第六章叙说韩侯归国,成为北方诸侯方伯,建韩城,施行政,统治百国,作王朝屏障,并贡献朝廷,与首章册命遥相呼应。

迎亲的场景描写,是诗中的插部,用以烘托主人公的高贵荣显,并使全诗波澜迭兴,有张有弛,有明有暗,有庄有雅。相映成趣。

此诗颂美一个荣显的诸侯,却没有溢美之辞,而只是叙说事实,铺陈事物,或正面描述,或侧面烘托,落笔庄重大方,不涉谄谀,也不作空泛议论,这在颂诗中是特出的。

全诗六章,各章重点突出,但前后钩连,结成一体;内容相对集中,而前后照应,首尾呼应,无割裂枝蔓之累,其结构亦可资借鉴。

口语,描写有声有色,写得生动活泼。一诗之中,语言风格三易,即俗谓“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所以吴闿生《诗义会通》评论说:“雄峻奇伟,高华典丽,兼而有之,在三百篇中,亦为杰出之作。”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