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冠军锦标赛|美国藤校演讲与辩论赛中国选拔赛

SDcamps•演辩营全国英语演讲与辩论赛

菲利普·罗斯经典语录_菲利普·罗斯名言名句

1、跳舞。没有理想主义,没有理想化,没有任何甜美的年轻姑娘的乌托邦主义,尽管她知道显示的一切模样,尽管她的生活已成不可逆转的荒废,尽管她遭遇了所有的混乱和冷漠,她依然跳着舞。

2、生活无意义的意义——这一切的一切都被千万个细微的印象真实地记录在案。感觉的充实、无所不包、丰富(超级丰富)生活的细节,这便是狂想曲。他们死了,深埋于川流不息的意外中,日复一日,分分秒秒,他们便是自己超级丰富中的细节。

3、他很早就认定宗教是一种谎言,所有宗教都具攻击性,他认为他们那些迷信的蠢话毫无意义,幼稚可笑,他受不了这种彻头彻尾的未成人状态:那种由婴幼儿的对话、正义感、羔羊般的教友和热切的信众。关于死亡和上帝的胡言乱语,关于老掉牙的天堂幻想,他一概不接受。只有我们的身体,由我们之前那些生生死死的身体决定我们生存、死亡条件的身体。如果说他已经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安生立命的哲学环境,那么身体就是这个环境——他很早就本能的领悟到这一点,无论多么原始,它就是整个环境。他要是写自传,会给它取名“一个男性身体的生与死”。但是,他退休后想画画,而不是写作,于是他把这个题目给了他的一组抽象画。

4、做个普通人,做个可以看透生活和真假,不拿谎话取悦自己的人。

5、还没有成其为历史的历史,钟表正在一分一秒勾销的历史,随着我的笔不断扩散的、一次增长一分钟的历史,未来将比我们更能把握的历史。

6、拉皮条的告诉她说,娼妓的伟大智慧是:“男人付钱给你们不是为了你们跟他们同床共眠,他们付钱给你们是为了叫你们回家!”

7、他可能永远都不明白,像他这样克己自律的本事很特别,并非人人都能做到。他以为如果一个人有本事客服自己的所有缺点和局限,那么,每个人都能。所需要的只是意志力——仿佛意志力就长在树上。对于那些他认为他应当负责照顾的人,强烈的责任感似乎驱使他一定要对他所认为的他们的缺点作出反应。他也同样真心诚意地以为,这种反应可能也是他们所需。因为他武断的个性,也因为他的内心深处其实完全是一种不明事理的迂腐愚昧,他不知道他的那些责备告诫是多么的无效,多么的让人气恼,有时候甚至是残酷的。

8、这五个字起作用了。这是1988年,我五十五岁,他快八十七了:“照我说的做,”我对他说——他就做了。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黎明开始了。

9、为了突出显示适应社会的野蛮自我。她并不反对识字本身,但装作不识字对她来说感觉更好。日子变得更加麻辣爽口。她就是尝不够那种有毒的东西:绝不勉强自己遵循非礼勿作、非礼勿露、非礼勿说、非礼勿思的规矩行事,而偏要做不当做的人,展示不当展示的部分,说不当说的话,思不当思的事。

10、当你抛开恶心,忘记作呕的感觉,把那些视若禁忌的恐惧感甩在脑后时,就会感到,生命中还有很多东西值得珍惜。

11、那时的她真是完美,连缺陷都是美的。

老人暮年回首初识自己的妻子。

12、没有任何东西得以恒久存在,然而也没有任何东西转瞬即逝。没有任何东西转瞬即逝,正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得以恒久存在。

13、我们留下污秽,我们留下踪迹,我们留下我们的印记。与反抗无关。与恩赐或救赎无关。在每个人的身上。存储于内心。与生俱来。无可描述。污秽先于印记。没有印记之前便已存在。污秽完全是内在的,不需留印记。污秽先于反抗,是包围反抗并扰乱一切的解释与理解。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净化行为纯属玩笑,而且还是个野蛮的玩笑。纯洁的幻想是极其可怕的,是疯狂的。对纯洁的追求其实质倘若不是更严重的不纯洁,又会是什么呢?我们无可避免都是被污染的角色。心甘情愿接受这原始的、不纯洁的状态吧。

14、“我爸爸为了阻止我哥哥艾德娶一个不信教的女人,只能打他。只能打他。”

“不能不打。这救了他,从那女人手里救了他。”

他竟然认为打一个像艾德伯伯这样倔强的二十三岁的小伙子,哪怕是像艾德伯伯那样犟头倔脑的人——好让他放弃打消对一个女人的爱,是一种值得称道的原则。

“你知道我叫他别娶白尔婷.布洛赫。”结果证明我当然是对的,因为虽然结了二十年婚、生了两个漂亮孩子,他们还是结束了这段可怕的婚姻,一拍两散。

15、我发觉在墓前时,每个人的心思多少有些相似。抛开文采不谈,这种心思就跟哈姆雷特面对郁利克的头颅陷入的沉思差不多。你似乎想不出跟“他曾经把我负在背上一千次”有所不同的感叹。墓地通常会让你觉得,你在这个问题上的想法是何等狭隘和陈腐。哦,你可以试着对逝者说话,如果你觉得有用;你可以像我在这个早晨这样开口说:“啊,妈……”但是,如果你已经说了不止一句话,你就不会不知道,那样还不如对着正骨医生办公室里挂着的脊椎骨架说话。

16、我的经验是:个人哲理的保质期只有大约两个星期。事物总在变。

17、渐渐地,每样东西都还给了我,每次,我都震惊于他对这些原本他最应该珍惜的爱心礼物所蕴含的情感价值——哪怕是物质价值——是那样的无所谓。

18、至少对于像我这样的人,墓地所能证明的,并不是逝者仍与我们同在,而是他们已离我们远去。他们远去了,我们还没有。无论你怎样难以接受,这都是容易理解的根本事实。

19、你永远难以明白在父母的共同生活中,他们内心深处有多错综复杂,有多少困难、失落和难以摆脱的压力,如果你是在一个安稳而井井有条的家庭里长大的乖男孩——同时又像女孩一样长大,情况尤其如此。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