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冠军锦标赛|美国藤校演讲与辩论赛中国选拔赛

SDcamps•演辩营全国英语演讲与辩论赛

辩论世界文化遗产商业化利大于弊\弊大于利

我们都知道世界遗产是一项由联合国支持、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组织负责执行的国际公约建制,以保存对全世界人类都具有杰出普遍性价值的自然或文化处所为目的,今天给大家分享一篇世界文化遗产商业利弊的立论词,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辩论世界文化遗产商业化利大于弊\弊大于利

  正方立论:世界文化遗产商业化利大于弊

谢谢主席大家好。随着人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文化与精神消费成为普遍性的社会需求,世界文化遗产被时代赋予了新的使命。我们通过旅游等方式享用其文化价值的同时,也产生了消费意义上的经济价值,商业化模式也成为了世界文化遗产发展的趋势。世界文化遗产是具有独特文化价值的文物、建筑群,他们具有不可替代和不可再生性。所以世界文化遗产的商业化与工业产品的商业化必然不同,需要秉持开发以遗产保护为优先,经营以文化价值的原则;同时还应该提高市场准入机制的门槛,还应该加强商人审查机制的监管。世界遗产商业化包括遗产精英和因为旅游需要而再生的相关服务的经营。权衡其利弊就要看商业化的模式是否有利于遗产的保护和文化的传播。我方认为世界文化遗产商业化利大于弊:

首先,文化遗产商业化与其保护是内在统一相辅相成的。唯有更好地保护才能实现商业利益的最大化,而商业的效益可以为遗产保护提供保证。现在一,商业化可以弥补当地政府在遗产保护上的资金不足。北京五大世界遗产竟出现高达32亿元的资金缺口,而商业化恰恰能成为补充缺口的重要来源。同时商业化开在带来经济效益的过程中,间接增加了当地居民对于当地文化的重视和认同,使其积极参与到保护中去。二,遗产的有效保护可成为商业化的动力。遗产和商业化的关系就像泉水的源头和水流,遗产是源,商业化是流,只有保护好源,泉水才能长流不息永不枯竭。反之如果商业化进入遗产核心区,破源开发、竭泽而渔那只能短期的局部牟利、两败俱伤、

其次,世界文化遗产商业化能让不同的文化实现交流与传播。商业化是当代有效的展现手段,利益最大化是其不竭的动力。他总能用更多元,更能为大众接受的方式展示文化遗产的独特之处,让不同文化血缘的人都能身临其境的体会文化带来的感染力。同时商业化也是世界文化遗产最搞笑的传播手段。文化遗产作为一种文化符号,旅游纪念品、宣传广告等商业方式的运用,是这种文化符号在人们生命中留下了独特的印迹。陕西兵马俑工艺品的流通对人们了解兵马俑的作用不言而喻。商业化把它运用教育公益等传播手段的传播效果科室的文化遗产的魅力不局限于一个地区,达到了现代社会世界性的传播与交流。

还需要强调的是世界文化遗产商业化的过程要求政府、商家还有游客多方参与,需要法律、制度多种外部约束手段在文化与商业利益间制衡;但任何一方的缺位都会使文化商业化走向极端。我方承认这是选择文化遗产商业化的短板,但是我们不应该一味的阻止商业化的趋势,努力使各方承担文化遗产商业化的责任不使失职才是我们面对商业化应有的态度。

  反方立论:世界文化遗产商业化弊大于利

谢谢主席大家好。丽江客栈火灾频发,古城现状令人堪忧;大量游客涌入,文化遗产屡遭破坏的现象经常被报道。商业化发展到今天,世界文化现状是喜是悲,人们不禁生疑。

商业化核心是商业运作,既以利益交换为前提,把世界文化遗产当做商品进行交换的行为。因此分析利弊在于商业化这种手段的实质和世界文化遗产的本质价值到底是殊途同归还是背道而驰。我方认为商业化不利于世界文化遗产本质价值的实现,反而会造成负面冲击,因为弊大于利。

第一,商业化理念带来的旅游建设与世界文化遗产本身脆弱性之间存在本质冲突,会对世界文化遗产造成不可避免的伤害。商业化不是只是一个logo或者发表一个声明说我世界文化遗产商业化这么简单。想完成商业化必然建设现代化建筑设施,包括基本住宿设施、基本安全保障设施和娱乐设施。而这种现代设施恰恰与世界文化遗产本身脆弱性相冲突必将决定了这将是一种伤害。丽江刚开始改装客栈和酒吧,黄山刚开始建宾馆和桑拿,既方便了游人又增加了收入,在当时看来也没有任何的破坏;但时间证明丽江频繁发生火灾,黄山宾馆和桑拿也因为大量消耗水资源导致景点消失,峰顶的迎客松干枯了。商业化带来的伤害时间给我们带来了的的确确的证明,不是故意也不是商业化的恶性,而是这两种特性一旦相遇之后,产生的反应决定了这种伤害的不可避免性。

第二,商业化老少都宜的通俗性和世界文化遗产本身的厚重感冲突,对世界文化遗产产生潜移默化的改变。就想商业化包装过的电影能够吸引更多人去观看,但不可避免的将我们的视线从电影本身的艺术价值转移向豪华的阵容、独特的视觉效果之上。商业化注重顾客感官需求的营销方式一方面会引发有课本身对于世界遗产内涵视线的转移,另一方面也会引起世界文化遗产本身厚重感的文化价值受到冲击。开平碉楼作为乡村建筑的代表,其文化价值就开与东西合璧的建筑特色;但是商业化之后作为电影拍摄的基地让人们记住的只是《让子弹飞》在这里拍摄过而不是他本身作为建筑的文化价值。诸如此类的屡见不鲜,少林寺苦行僧的修行精神在商业化包装营销之下变成了烧香高地。我们需要继承的世界文化遗产在潜移默化中被伤害和改变着。

其实我们能够理解对方辩友想要迫切推广世界文化遗产的心情,但通过商业化这种宣传和营销方式所产生的现代提款机效益恰恰是我们对世界文化遗产定位产生了误解,世界文虎遗产作为一个见证的证明,其最重要的使命就在于勇气最真实的模样传承沧桑历史所承载的文化价值,让我们为之骄傲。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