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冠军锦标赛|美国藤校演讲与辩论赛中国选拔赛

SDcamps•演辩营全国英语演讲与辩论赛

万毅智驳审判官

万毅是一位爱国将领,早年曾在张学良的东北军中任职。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率军积极抗日,歼灭了大量日军,让日军闻风丧胆,在侵华日军中流传着一句顺口溜:不怕一万,就怕万毅。

1941年2月,时任旅长的万毅被国民党中一些消极抗日的反动军官密谋“通敌叛国”,抓进了监狱。第二年,国民党苏鲁战区总司令于学忠将万毅交到军法部门,进行公开审判,以“明正典刑”。

为了置万毅于死地,开庭前,他们搜肠刮肚,精心为万毅设计了“通敌”、“西安事变从犯”和“奸党”三大罪状。自认为万无一失后,庭审开始了——

审判官首先摆出了第一条罪状,冷笑着审问道:“大敌当前,你竟敢‘通敌’,该当何罪?”

万毅冷静地反驳道:“我从1937年12月在江阴首次参加对日作战起,至今已有近百仗的纪录,哪一次战斗能证明我与日本人有特殊关系;如果我通敌,我会对日本侵略者有如此的仇恨,会不顾一切地与他们进行战斗吗?你们定我这样的罪名,不仅是对我的诬陷,更是对与我一起战斗过的、用鲜血和生命捍卫民族的士兵的诬陷,你们的良心难道不会受到谴责吗?”万毅义正词严的回答,使法庭一片寂静。

【正面还击,义正词严】

万毅针对“通敌”罪状,首先理直气壮,以事实为武器,言明自己对日作战已有百仗纪录,接着借此反问对方,揭露实质,进一步言明自己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和不顾一切与他们进行战斗,表明自己和日本人没有特殊关系,使对方认定的“通敌”行为站不住脚,并厉声控诉这是对自己和浴血奋战的士兵们的诬陷。一句强有力的质问“你们的良心难道不会受到谴责吗”,饱含激情,酣畅淋漓,震撼人心,令审判官心惊胆战,无言以辩。

审判官见第一条“罪证”无法对他定罪,便又质问道:“你总该承认自己是‘西安事变’的从犯吧?”

万毅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不错,我是在张副司令(张学良)手下任职,也参加了‘西安事变’,但当时于总司令(于学忠)是军长,我只是他手下的一名团长。如果我是从犯,那么于总司令岂不是有主谋的嫌疑?”审判官听罢,哑口无言。

【巧借靶子,迂回出击】

针对第二条罪状,万毅巧妙推出于学忠总司令这个“靶子”,说明于学忠当时是军长,自己只是他手下的一名团长,为他接下来的假设推理做好了铺垫。随之,他话锋一转,机智设问,拿自己和于总司令相比,言下之意是:如果我是从犯,那于总司令就是主谋主犯。显然,审判官慑于于总司令的军威,不敢就此多加追问,只得放弃。万毅的迂回出击,可谓出奇制胜!

最后,审判官拍着桌子,恼羞成怒地喊道:“是罪状就要审问,你还有‘奸党’的罪名呢,这一条,我们是有证据的。”

万毅冷笑道:“请拿出来吧!”

审判官不无得意地说道:“自从你万毅被抓之后,红军散发了许多传单,贴了许多标语,说你万毅旅长无罪,要求我们放人。这难道不是证据,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万毅一听,原来如此,笑道:“笑话!贴不贴是人家的事。再说,我从被抓起就对外界一无所知了,我可没看到为我贴的标语,这能算是我的罪吗?要是共产党也为你贴一张标语,发一点传单,你就是共产党了?可真是荒唐透顶,你可真是一个‘高明’的审判官啊!”

听了万毅的话,审判官又急又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无奈之下只好摆摆手宣布审判终结。不久,万毅被下令释放,后率部起义,参加了八路军。1955年,因军功卓著,被授予中将军衔。

【以此类推,反戈一击】

对于审判官臆断的“奸党”罪名,并以“标语”作为证据,万毅针对对方的逻辑错误,先是指出标语贴不贴与自己无关,更不能凭此定罪,直斥对方拿标语定罪的荒唐性。接着,万毅根据对方的“逻辑”,以此类推,质问对方“要是共产党也为你贴一张标语,你就是共产党了?”有力地驳斥了对方逻辑的荒谬,并“称赞”对方是一个“高明”的审判官,给对方的荒唐理由来了个釜底抽薪,令对方骑虎难下,尴尬万分,成功赢得了论辩的胜利。

面对审判官炮制的“三大罪状”,万毅将军镇定自若,针锋相对地予以驳斥,不仅赢得了法庭辩论的胜利,为自己洗清了罪名,重新获得了自由,还展示了他的敏捷思维与过人的口才。万毅将军所用的正面还击、迂回出击、反戈一击的论辩技巧,驳得对手哑口无言,堪称成功辩论的典范,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